吉利平码平肖高手

7旬老人收集1200多枚明信片 留住蘇州百年前珍貴影像

2019年04月17日 17:44:52 | 來源:引力播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清代民國時期的蘇州是什么模樣,不要說現在的年輕人,就是老年人都未必知道。為了留住鄉愁,留住蘇州百年前的影 像,現年74歲的蘇州集郵名家陸樹笙花了30多年時間,收集了1200多枚清代、民國時期的老蘇州明信片,并集結成《清 代民國蘇州明信片圖鑒》出版。這些早已逝去的畫面,對考證歷史人物和重大事件的發生、景觀地貌的變遷、社會現象 的淵源,有著重要的史料價值。

引力播

  30多年收集千余枚老蘇州明信片

  1878年在巴黎召開的第二屆萬國郵聯大會,通過了在國際通信中可以使用明信片的決定。之后,明信片的應用風靡全球 。在中國,至清末民初時期,大量帶有中國題材的攝影、美術作品融入明信片的圖案,為我們留下了時代的瞬間。而反 映在早期明信片畫面上的蘇州題材豐富多樣,不少明信片猶如璀璨的珍珠,散發著時代的氣息,串聯起來,毫不雕琢地 展示了古城蘇州的綽約風姿,真實而自然地記錄了這段歷史中的滄桑變化。

引力播

  陸樹笙是蘇州市職工集郵協會副會長,集郵已有60年,曾摘得2001年、2003年全國郵展大金獎,2003年亞洲國際郵展鍍 金獎,2010年全國生肖郵展金獎,2016年全國郵展大鍍金獎和紐約世界郵展鍍金獎等眾多大獎。“20世紀80年代初,我 在郵市上偶然見到老蘇州明信片出現,并在這些明信片上發現了很多具有史料價值的內容,比如水鄉風貌、名勝古跡等 ,于是開始了老蘇州明信片的收藏生涯。”陸樹笙說,到2006年,他已收藏了300多枚不同品種的老蘇州明信片,“當時 我沾沾自喜,忽而萌發奇想:何不力爭收集齊全,歸類整理成一本鑒賞圖集,既可作參考資料,又可彌補至今未見有同類文體書籍的空白?”

  進入21世紀,隨著極限集郵的不斷興起,作為極限明信片三要素之一的圖畫明信片身價倍增,各式各樣的老明信片也隨 之紛紛登場,且價格不菲。此時,陸樹笙發現他從未見過的老蘇州明信片還有500枚以上,收藏難度也隨之增加。在他迫 不得已準備轉移收藏方向時,遇到了兩位對他幫助很大的收藏家。“一位是上海的于吉星先生,他將自己藏品中的200余 枚老蘇州明信片全部轉讓給了我。”陸樹笙說,“當我顫抖著雙手從于先生明信片冊中一枚枚取出它們時,心中滿懷敬 畏。這次獲得的老明信片,補充了我收藏中清末至民初時期的一塊空白。”另一位是山西的孟慶杰,他幫陸樹笙在海內 外收集其缺少的明信片不下300枚。“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有什么理由不堅持下去呢?”陸樹笙笑著說 。而到如今,陸樹笙收藏明信片已有30余載,收集了1200多枚老蘇州明信片。

  將郵票鑒賞方法引入明信片研究

  將老蘇州明信片收集齊全并整理成鑒賞圖集的想法一直縈繞在陸樹笙的腦海中。為了更好、更科學地研究它們,陸樹笙 將郵票的鑒賞方法引入對老蘇州明信片的研究。

  集郵愛好者對郵票齒孔、水印、移位刷色、紙張、變體等有著一套成熟而科學的研究方法。作為一名資深集郵人,陸樹 笙在梳理、整合明信片的過程中,借鑒郵票的鑒賞方法,從明信片的紙質、印刷工藝編號、刷色,到說明文的形式和內 容、封套的歸屬、全套(組)枚數和發行量、畫面內容和規律、設計風格、片幅和圖幅的尺寸大小、標頭格式、文字排列 的形式,貼票框、分隔線等多方面進行研究。

引力播

  收集老蘇州明信片可遇不可求,過程相當漫長,考驗著陸樹笙的意志和毅力。而對明信片的研究,又使得陸樹笙樂在其 中,既有感慨于找到答案的欣喜,又有沉迷于謎團未破解的困感。“這些老蘇州明信片上常有一些普通人難以察覺的細 微區別,我只要看到有一點點不同,就收集起來。”陸樹笙說,在研究中,他對比了1939年侵華日軍在蘇州發行的一套 “軍事郵變”中的背格,發現了“郵”字的最后一筆,有直筆、曲筆之分,并以此為線索發現了每套8枚的《蘇州之麗色 》明信片有兩個版式。這兩套明信片的區別僅僅在這短短一筆的曲直之分,陸樹笙將這兩套版式取名為“直郵”“曲郵 ”,并運用在所有“軍事郵便”的背格研究中。

  “我最喜歡的一套明信片是1915年前后由東吳大學基督教青年會出版發行的《蘇州東吳大學》,它們反映了當時東吳大 學的校景、建筑、學生活動等。”陸樹笙說,“這套明信片的設計融入了歐美風格,充分展示了當時國內一流大學的風 貌,是校園片中的最佳版本。”讓陸樹笙自豪的不僅在于這套明信片的珍貴,還在于他對這套明信片的研究。經過對明 信片的紙張、分割線的異同、設計風格、標頭格式、文字排列形式等方面的仔細比對,他在所有藏家中首個發現這套明 信片有4個版式。

引力播

  19世紀末出現首套蘇州圖畫明信片

  收集清末民初明信片本就不易,要將其整理編排成鑒賞圖鑒則更難。憑著“用自己的方式留住歷史”的初心、鍥而不舍 的恒心、實地尋訪考證明信片圖畫的盡心、耗財費力傷神也在所不辭的決心,陸樹笙經過20多年的不懈努力,推出了我 國首部《清代民國蘇州明信片圖鑒》。

  陸樹笙告訴記者,明信片作為一種郵政用品,其圖畫內容往往是當時最具代表性的景物或民俗風情。《清代民國蘇州明 信片圖鑒》匯集了清代至民國年間出版的老蘇州圖畫明信片1161枚,展現了蘇州舊時的水鄉風貌、名勝古跡、街坊市井 、風土人情、生活習俗、人物事件、市容建筑以及曾經的戰爭創傷等。尤其難得的是,該書第一次以圖畫明信片的形式 展示了蘇州閶門、齊門、婁門、葑門、盤門、胥門等6大古城門百年前的風采,以及蘇州女子灘簧、雜耍、疊羅漢等民間 場景。作為彼時照相技術問世不久和明信片在我國推廣使用最早的產物,它將姑蘇原住民的集體記憶真實而清晰地還原 于此。

引力播

  “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的以蘇州為題材的明信片是一套《清末蘇州》風景明信片,由東洋堂于1898年左右發行,其圖畫 有虎丘塔、寶帶橋、孔廟大成殿等,帶‘清國’字樣的僅此一套。東洋堂是日本著名商貿機構,當時在蘇州閶門外大馬 路設有門店。”陸樹笙說,經考證,19世紀末至20世紀40年代初發行的老蘇州明信片總數在1200至1400枚(種)。

  “我想通過這本書,把蘇州的影像資料留下來,為保護蘇州古城盡一份力,也讓對蘇州歷史文化有興趣的市民和新蘇州人多一個回眸和領略吳風古韻的直觀窗口。”陸樹笙說。

layer
快樂分享
吉利平码平肖高手 买马坐庄稳赚吗 nba投注网 上海时时统计图 重庆时时彩软件 时时彩稳赚平台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软件 时时彩宝典 高级倍投层进式 北京pk10是正规的吗 2018欧洲杯赛事投注网